• 丰田新跑车GR Super Sport 搭载赛车发动机 2019-02-11
  • 乌鲁木齐市惠民举措催热文化消费 2019-02-11
  • 女友提分手小伙以死相逼 警察破门救助被划伤 2019-01-21
  • 身高没有达到标准就不能认证教师资格证吗? 2019-01-21
  • 没能过准丈母娘这关 问题竟出在发际线 2019-01-03
  • 亲,欢迎光临58小说网,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。
     错缺断章、加书: 站内短信
      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

    海南七星彩预测专家:91.136

    一秒记住【58小说网】海南4十1彩票开奖规则 www.dayej.com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        此为防盗章, 订阅率足80%才能及时看到,否则72小时后可看~  苏棠无视掉所有人,只自己说自己的:“母亲,是这样的?!彼槐菊从旨任乃咚底?,“笙哥儿如今也有五个月了, 不但越长越结实,也是越来越聪明。因为儿媳平素陪着他的时间长, 所以他只要瞧见儿媳在,便只要儿媳抱。儿媳就想着, 或许这孩子不但模样似他父亲,且连他父亲的那股子聪明劲儿也遗传到了?”

        “既然儿媳带他的时间多,他认得儿媳。那想必……若是伯爷可以常?;睾笤豪纯纯此幕?,想必他是会跟伯爷越来越亲的?!彼仗奈? 声音都哑了, 好似再说下去就要哭了一样:

        “母亲, 儿媳真的不是故意要去吵闹的,儿媳就想着伯爷跟笙哥儿父子两个可以感情深厚一些。儿媳有好好与伯爷说, 但伯爷总说他忙, 没空去看笙哥儿?!?br />
        儿子是亲的, 那孙子也是亲的吧?

        她这个儿媳妇是外人,但她亲孙子却不是。苏棠想, 就算再想借机骂她, 这个节骨眼上, 怕是也寻不到借口了吧。

        果然, 老夫人回过身来,瞥了自己儿子一眼。不过,却是也没有过多责备,只说他就算再忙,但如今也是当爹的人了,儿子是亲生的,总归要去看一看的。

        “不管怎么样,你既然身为伯夫人,就该懂些规矩。就算是老三不?;厝?,那也是他忙。你若有委屈,只管来找我,何必去他那里吵闹?他是爷们,外头那么多大事等着他去做,不如女人,可以只窝在这后宅里享清福?!?br />
        苏棠心里连翻了好几个白眼,面上却识趣的恭敬十足,应着说:“儿媳谨记母亲的教诲,下次再不敢了?!?br />
        许是苏棠这态度不错,老夫人终于打算放过她了,只说:“既然知道错了,便回去呆着好好闭门思过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儿媳告退?!彼仗陌筒坏迷绲憷肟?。

        等苏棠走后,老夫人才抬手指了指一旁,对自己儿子道:“你坐吧?!?br />
        其实昨儿夜里的事情,王嬷嬷已经全都告诉老夫人了。昨儿夜里雀儿来荣安堂,但因为老夫人早就歇下,王嬷嬷便将雀儿拦了下来,只问了她怎么回事,雀儿将听到的都说了。

        所以,霍令俨外头养了一房的事情,老夫人此刻心中也清楚。

        “你也是糊涂!”将身边的人都遣退掉、只留下王嬷嬷一个后,老夫人才指着儿子责骂,“娘知你不满你这媳妇,可既然已成定局,又能怎么办?这门亲事,是陛下赐的,你还能悔婚打陛下的脸不成?”

        “是,儿子知错?!被袅钯灿ψ?。

        老夫人又说:“知你喜欢知书达理又温柔小意的女子,就算有心外头养一个,也不该是在这种时候。你父亲才走不到两年,尸骨未寒,你怎么能做出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来?”

        霍令俨却皱了眉:“儿子并没有在外头再养一房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你没有?”老夫人诧异了,回身去看王嬷嬷,“夜里那个叫雀儿的小丫头,是怎么说的?不是说,在青梧胡同吗?”

        王嬷嬷略俯身来,回话道:“那丫头的确是这样说的,不过,也许是那丫头听错了。三爷打小素来敬重老侯爷,如今老侯爷才走了不到两年,三爷不能做出这种事来?!?br />
        老夫人于是更加动了怒,抬手重重拍了下案几,沉着脸说:“如此说,倒是那苏氏胡搅蛮缠了?她自己是个不知检点的,尚在闺阁的时候,就不懂规矩不守妇德。如今,还能指望她纯洁到哪里去?”

        “也只有她那种人,才做得出这种肮脏的猜想来?!庇种冈鸲?,“你方才为何不说?”

        方才老夫人只以为自己儿子有错在先,所以有关昨儿夜里小夫妻俩吵闹的事儿,她并没敢太过声张。一来是怕太夫人知道后会偏袒苏氏,二来,这也是丑闻一桩,她并不想闹大。

        可谁知道,这外头养女人的事儿,根本就是子虚乌有的。

        霍令俨之所以方才没说,也是因为他心里隐约明白,这件事情上,苏氏也不是故意去闹的。若她真有心想闹大,方才在这里,不可能会只字不提。

        她昨儿那般无理取闹,自以为拿住了他的小辫子百般威胁,为的也只是钱而已。

        “昨儿夜里那么晚,雀儿竟然还来打搅了母亲休息?”霍令俨不答反问。

        王嬷嬷愣了一瞬,才回答说:“想必是那丫头怕三爷与夫人吵起来没人劝得住架,所以……这才跑了来。只是那会儿子夫人已经歇下了,我并不敢惊动夫人。打发了人去静轩阁探了探后,说是已经没再吵了,我便也就没过去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怎么……三爷这是怀疑什么?”

        霍令俨轻笑了一声,心下一副了然的模样。

        “没什么,只是觉得雀儿那丫头没那么大的主意。那么晚过来打搅母亲,想必也是有人提点的?!?br />
        雀儿的确没那么大的主意,不过就一个三等的小丫鬟。但若说有主意的,在静轩阁前院里,如今也就青屏一人。

        打小跟着霍三爷的大丫头,原有两个。一个是桃扇,前几年到了年纪,霍令俨这个主子亲自给她指了人,嫁的人正是常跟在霍令俨身边的一个小厮,叫常安的。

        两人成了亲后,常安便将妻子的卖身契赎了回去。所以,如今桃扇已经不再是霍家的丫头。

        青屏到了年纪,霍令俨也是有这个意思。只不过,青屏誓死不从,发了誓要一辈子留在霍家伺候。

        青屏跟桃扇两个,都是当年老夫人精挑细选留在小儿子身边的。桃扇温柔体贴会照顾人,而青屏则精明干练一些。相比起来,青屏更得老夫人的心。

        并且,老夫人一再的在儿子面前暗示过,让他将青屏收了房。等生了孩子后,再抬为姨娘。

        后来霍家发生了许多事情,霍大爷被冤私通敌国,老侯爷又身死疆场……这后宅的事儿,便搁置了下来。

        老夫人原是想着,等守完了孝,再劝儿子收房的。哪里知道,如今听儿子这意思,似乎对青屏并不满意。

        她这个儿子她最是明白,平时心里就算再不满,只要他还不想说,便也会憋在心里不说。但一旦开了口说出来,说明问题可能已经比较严重了。

        老夫人望了眼王嬷嬷,王嬷嬷便俯身退了出去,老夫人这才说:“老三,你这话是何意思?你是说,青屏那丫头故意派雀儿来的?可你们夫妻拌嘴吵架,她们几个丫头如何劝得???差雀儿来与王嬷嬷说一声,这才是一个懂事的人该干的?!?br />
        “那丫头跟了你那么多年,你可别把人家好心当做驴肝肺,回头寒了她的心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或许是儿子多想了?!被袅钯膊⑽炊嘧稣?。

        老夫人见儿子没有缠着这件事情继续说下去,才稍稍松了口气道:“娘知道你不满苏氏,娘也知道,这事儿上的确是委屈你了。不过你也暂且忍忍,等再过几个月你替你父亲守完了孝,娘再亲自替你物色一个可心的。就算身份品貌都比不得孟家小四,也绝对比现在这个好?!?br />
        霍令俨却笑了一声,拱手说:“一个已经够儿子头疼的了,不敢想再多一个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性子好的,自然只会哄你高兴。娘替你选,哪能再择一个苏氏这样的?”老夫人叹息一声说,“娘就觉得,青屏不错。打小伺候你的,指定稳妥又贴心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往后再说吧。如今儿子只想着好好做事,想着如何重振门楣。至于这些风花雪月的事情,儿子无福消受?!彼蛋?,抱手道别说,“儿子晚些时候再来,先走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你今儿难得休息一天,又被闹了一宿,想必没睡好,去歇着吧,别累着自己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是,儿子告退?!?br />
        等霍令俨离开后,王嬷嬷才端了一盘子点心走进来。

        老夫人问王嬷嬷:“你说……方才三爷是什么意思?平白无故的,怎么怀疑到青屏头上。明明是他自己那个媳妇闹腾出来的事儿,却偏偏去疑心别人?!?br />
        王嬷嬷笑着:“这事儿不好说。不过不管怎么样,好在三爷跟三夫人心里都是有彼此的。方才在您面前,三夫人可是只字未提三爷的不好。纵是在三爷面前再吵再闹,那也只是小夫妻情趣罢了,您不必担心?!?br />
        老夫人却是直摇头,心里对这个小儿媳是百般不满,但又觉得身为婆婆总说小辈的坏话不好,便只叹了几口气,也没再说什么。

        ~

        黄连外头回来,却探得一个消息,赶忙去跟苏棠说了。

        “夫人,奴婢方才去大厨房的路上,听到爷身边伺候的雀儿在跟老夫人屋里的梅红说话。听到两人提到了夫人,便藏在树后面偷听了几句。奴婢听到雀儿问红梅,昨儿夜里可打搅到了老夫人。她说她昨儿夜里可吓死了,听到房内有摔东西的声音,立即就去告诉青屏姑娘了,还说亏得青屏姑娘留了个心眼儿,差她猫在窗户下守着,不然的话,爷跟夫人吵起来,可就没人知道?!?br />
        苏棠闻声歪着身子往炕上的大迎枕上靠了靠,手不自觉摩挲着掌中握住的杯子,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。

        黄连继续说:“奴婢正想细细听个明白,后来青屏姑娘来了,将雀儿带了回去。青屏姑娘还骂了她一顿,说她乱嚼舌根,说主子们小话?!?br />
        打从苏宅回来,苏棠便对黄连不冷不热的。她虽说做不到无情的置一条性命不顾、留她在苏家被袁氏惩治,可也做不到去重要一个曾经陷害过她的人。

        黄连的去处,她还没想好。所以,就一直留她在静轩阁,只让她做一些粗活。

        黄连自知如今再无退路,只能依附大小姐。所以,只要寻得了机会,她一定会牢牢把握住,然后过来表忠心。

        苏棠似是明白过来什么,忙扭头问枸杞:“你昨儿跟着青屏,既是没看到爷外面养着的那位,又如何知道爷外头置办屋舍是另养一房呢?”

        “奴婢……”枸杞也意识到了不对劲,她怕主子会因为自己的失职而得罪伯爷,所以,一时间既懊恼自责又十分慌乱。

        枸杞一时间说不出一句话来,直接在苏棠面前跪了下来,请罪说:“夫人,这事儿怪奴婢,是奴婢没有办好夫人交代的差事。爷那里,奴婢愿意去请罪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你起来,此事与你无关。若是有人想算计我,即便不是借着你的手,也会去借别人的手。再说,你是太夫人派给我的,一直对我忠心耿耿,我自然信你?!彼仗那鬃越坭椒隽似鹄?,又说,“怎么就那么巧,咱们去逛街,她也去。京城那么大,偏还就碰上了。而且我记得,碰到她的时候,她手上可是抱着一堆女人用的东西的?!?br />
        “青屏这个女人,可真是好深的心计啊?!?br />
        霍令俨迈步跨过门槛,恰好听到了这句话。屋里瞧见他的丫鬟要行礼,却被他抬手制止了。

        所以,她靠不了别的,也只能靠自己了。

        “你要多少?”

        苏棠一听,心里直夸他大方又爽快,不过在说具体数字的时候,苏棠还是保留了一些。其实按着她的预算,在外城购置一处院子,再花钱在内城拿下一个铺面的话,按着这里的物价,怎么着也得一万多两银子。但是一开口就要这么多钱,她实在开不了这个口。所以她也想过了,铺面可以先租赁,等赚了钱再说。

        不过这宅院,还是得买一个的。不是自己的屋子,住着也没有归属感。

        所以,苏棠掐着指头算了算后,厚着脸皮笑说:“倒也不多,不过也就七八千两银子吧。不过,伯爷若是想孝敬孝敬您岳母,想多给点,那我也是没意见的?!?br />
        霍令俨安安静静听着她在自己耳边聒噪完后,才慢吞吞呷了口茶,说:“你又不是不知道,伯爵的俸禄,一年也就两千两。我如今不过是西城门一个管着二十多个兵的兵头,月份也就二十两。如今你一张口就跟我要七八千两,我如何拿得出来?!?br />
        听他这样说,苏棠瞬间没了兴致。

        “俸禄是不多,可谁家是靠俸禄过日子的呀?”苏棠小声嘀咕,还在挣扎着想争取一下,“像你们这样的人家,谁家没个铺面田庄什么的?每年收租子收分红,指不定得多少银子呢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我不白要,你借我,到时候还你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你拿什么还?”

        “这你就别管了,反正不偷不抢,不会坏了你们霍家的名声。一句话,伯爷是借还是不借?”

        霍令俨又慢条斯理呷了口茶,眼角微弯,漆黑的眸子里似是有笑意。他抬眸朝苏棠望过来,双手交握,十指扣住,身子略微前倾了些,靠得苏棠近了些,一双长腿几乎是抻到苏棠跟前来,问:

        “你打算怎么还?”

        苏棠嫌他管得有些多:“这你就别管了?!?br />
        又觉得他这种态度,指定是不会借的了,便也不想再耗下去,便道别说:“伯爷早点歇着吧,我回去看看儿子?!?br />
        苏棠风风火火略福了下身子,转身就要走,却听身后人道:

        “我不是拿不出这些钱给你,但你既是向我借的,又说了要还……总得付利银。我也不多要,三分利,如何?”

        “三分利?”苏棠气到爆炸,忍不住吐槽,“你怎么不去抢钱庄?”

        霍令俨点点头,又说:“或许我可以给你指条明路,你婆婆有钱,去跟她借。她老人家好面子,指定不会收利息?!?br />
        跟她婆婆借?那岂不是往火坑里跳!苏棠觉得,那根本不是明路,而是火葬场。

        “多谢伯爷好意提醒?!彼仗慕┳判θ莘笱?。

        却在转过身来的时候,冲天翻了个白眼?;袅钯部吹搅?,却是没计较。

        苏棠走后,霍令俨便一个人安安静静坐着品茶。一杯一杯的慢慢品,仿佛今儿心情有些好。青屏端着晚饭进来的时候,见主子今儿似是与平常不太一样,便笑着问:“伯爷今儿是有什么高兴的事情吗?”

        “你来得正好?!被袅钯埠龆碜永?,朝青屏招了招手,“这几日你若得空,去帮我看看宅子。不需要多大,够三五个人住的就行?;褂?,这事暂时别告诉别人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是……”青屏虽则应着了,但心却是跳到了嗓子眼,她像是被人拿钝器打了一般,整个人都是懵的。

        想多问几句,却又怕主子责骂她多管闲事??刹晃?,她总不甘心。

        直觉告诉她,主子外头购置房屋,怕是外头有了人。又不让告诉旁人,指定是那个女人的身份尴尬,抬不进家里来,这才暂时养在外面的。

        见青屏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,霍令俨以为这事儿是有什么难处,便蹙眉问:

        “有什么问题吗?”

        “没有……没有问题?!鼻嗥撩ξ攘诵男?,只恭敬说,“奴婢明儿就去看看?!?br />
        霍令俨却是抓了筷子,只说:“等你得空再说,不着急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是?!鼻嗥劣σ簧?,便候在一旁没再说话。

        ~

        这段日子,苏棠一直在为怎么筹集银子而犯愁。写往润州的信已经送回去了,该说的事情全都写在了信上,包括自己已经嫁人的事儿。她想,润州那边的亲人,想必会来。

        从润州到京城,路上车程估计一个多月时间。如今已是九月底,十二月前,他们应该能到。

        这日傍晚的时候,苏棠照例带着儿子小南瓜去太夫人那里请安。太夫人让她坐下后,便命山茶抱了小南瓜去给她瞧。

        老人家正逗着曾孙笑,便听得坐在下手的老夫人说:“今儿收到一封信,润州寄来的。你瞧瞧,看看是不是什么要紧的人寄来的?!?br />
        说罢,老夫人冲身边的嬷嬷使了个眼色,让她将信给苏棠递过去。

        “润州寄来的信?我记得,你父亲祖籍便是润州,只是怎么寄到咱们这儿来了?”太夫人好奇。

        苏棠倒是没瞒着,起身回话说:“前些日子,我写了信回去,已经很久没与润州那边的母亲舅舅联系了,心里怪想的。我嫁了人的事儿,也一直没与他们说,如今孩子生了,想着便告诉他们一声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想必……这是他们回的信?!?br />
        太夫人忙说:“既然是他们回的信,那你赶紧拆开来看,说不定就有什么要紧的事儿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是?!彼仗挠α艘簧?,下意识朝对面她婆婆那里瞥了眼。老夫人却垂着眼眸,依旧一脸严肃,却并未看苏棠,只与坐在她旁边的大夫人说话。

        苏棠想,她这老谋深算的婆婆,想必是猜着了信中内容。不然的话,何必这会儿子当着太夫人的面把信给她?完全可以在她去请早安的时候,再私下给她。

        这会儿当着这些人的面给她信,想必是不想管这事儿的。有太夫人在,自然是太夫人做主。

        苏棠将信看完后说:“我之前写信回去,想请娘亲舅舅们来京城。舅舅回的信上说了,说是……年前会抵达京城?!?br />
        苏棠话才说完,太夫人便笑着道:“这是好事儿,你与你娘也有些年头未见了吧?这回既然来了,得多住些日子才行。我看凤行居不错,不若暂时命人打扫干净了,收拾出来,先招待客人?!?br />
        后面这句,是太夫人对老夫人说的。
  • 丰田新跑车GR Super Sport 搭载赛车发动机 2019-02-11
  • 乌鲁木齐市惠民举措催热文化消费 2019-02-11
  • 女友提分手小伙以死相逼 警察破门救助被划伤 2019-01-21
  • 身高没有达到标准就不能认证教师资格证吗? 2019-01-21
  • 没能过准丈母娘这关 问题竟出在发际线 2019-01-0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