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丰田新跑车GR Super Sport 搭载赛车发动机 2019-02-11
  • 乌鲁木齐市惠民举措催热文化消费 2019-02-11
  • 女友提分手小伙以死相逼 警察破门救助被划伤 2019-01-21
  • 身高没有达到标准就不能认证教师资格证吗? 2019-01-21
  • 没能过准丈母娘这关 问题竟出在发际线 2019-01-03
  • 亲,欢迎光临58小说网,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。
     错缺断章、加书: 站内短信
      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
    海南4十1彩票开奖规则 > 都市言情 > 医道至尊 > 0300章·唯有情字最伤人!

    海南体彩开奖:0300章·唯有情字最伤人!

    一秒记住【58小说网】海南4十1彩票开奖规则 www.dayej.com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        Gucci这双及踝靴跟韩冬月确实很配。

        方鸿的眼光不错,韩冬月很喜欢。最开始还担心方鸿方鸿买不起单,其实就是关心则乱,韩冬方和方鸿不止一次当着她的面谈论过数以亿计的生意决断,只不过在方鸿身边,她对这些金钱数字敏感度降低没有十分在意罢了。现在回味过来,心里也就只剩下开心了,不是因为方鸿有钱,而是因为方鸿舍得为她花钱。

        Gucci穿在脚上,那双普通的帆布鞋韩冬月也没打算扔,她是个勤俭的姑娘,刚才让店员打包放在Gucci的包装盒,现在方鸿提溜在手上。

        “小方哥哥,等等~”

        韩冬月松开方鸿的手走到他正面,帮方鸿把胸前的玉佩塞进领口同时还顺带帮他整理衣襟,认真的模样就像是一位美丽贤惠妻子在替丈夫整理衣冠。

        “咦?这家伙什么时候掉出来了~”方鸿讶异,刚才他还真没注意到。

        韩冬月知道,这块玉佩对方鸿很重要,她从小就看见他挂在脖子上,从来没有摘下来过。

        “应该是刚才替我…替我穿袜子的时候掉出来的吧~”提到这个,韩冬月雪白的小脸再次爬上一层红晕,刚才被方鸿握脚的那种异样酥麻感记忆犹新,忍不住羞涩。别的女孩子什么样韩冬月不知道,但是她自己清楚,脚是她的敏感和私密部位,以前除了她自己,从来没人触碰过。

        方鸿这才恍然,领口有些低,掉出来也正常,难怪刚才那个年长些的导购态度突然一百八十度转变,应该是看见他这块玉佩了。

        这块玉佩,纯以金钱论断,早就让张福之打过眼的方鸿心里自然清楚,别人眼里看到的那是财富的象征,但对他来说,这块玉佩的价值所在远不是金钱所能比拟的……

        “走吧~”方鸿很自然的握住了韩冬月的手,入手微凉方鸿却心头温暖,韩冬月的心也跟着漏跳了一拍。既然已经捅破了那层窗户纸,也不必再藏着掖着,这一刻,两人都前所未有的满足。

        “方鸿?”

        方鸿抬头,迎面走来的联袂两人让他愣在那里。

        “舒词?白姐?”

        展舒词手挽小包,一身米白色的棉绒风衣托显青春期气质,黑色保暖外穿女裤更将那双恰到好处的长腿衬托到一览无余。脚上一双小皮靴将本就面容姣好的她被衬托的玉立亭亭,从上到下都散发着曼妙的气息。

        在她旁边的白冰同样惊艳,淡紫色的外套与白色内衬完美搭配,成熟不乏曼妙,重要的是白冰的绝美冷漠和旁边青春活力的展舒词形成鲜明的对比!

        就像是冰火两重天,各有各的美,这种强烈的不同层次的视觉美感冲击,让旁边经过人都忍不住驻足看看这对美人。

        展舒词?白冰?

        方鸿:“?。。。。。。?!”

        在世贸商场,单独碰上这两女中的任何一个都不奇怪,可是眼前这并肩联袂的画面却实在怪异。

        在方鸿的感知里,展舒词和白冰虽然同在宏图并且是上下级的关系,但除了工作上的交接外平时基本不会来往,几乎所有宏图员工都知道,除了展舒词和顾小影这对闺蜜,宏图五朵金花的另外三人基本是不怎么跟展舒词来往。

        女人之间的关系总是微妙,不说大矛盾,小攀比小心思总少不了。

        更何况同样都是大美女,私底下谁会服谁?

        最重要的是,展舒词跟白冰在性格上完全就是两个极端,按说这两人出了公司门该是八竿子打不到一块的,眼下她们竟然一起逛街?

        “你们……?”方鸿看着展舒词跟白冰,一脸惊奇。

        就是展鸿图跟白冰出现在这里方鸿都不见得会这么惊讶,面前这对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。

        方鸿惊讶,展舒词更是意外。

        说来也巧了,她今天在公司待得太闷了想出来走走,原本是打算买几件过冬的衣服舒缓一下心情,却意外的在商场碰上了也在逛街的白冰。

        白冰是宏图的财务部长,展舒词跟她虽然私下交集不多但怎么说也是同事,见面打个招呼说句客气话一起逛逛也很正常,没想到白冰并没有拒绝,两人就这么逛到了一起。

        但展舒词怎么也没想到,竟然会在这种情况下又碰上方鸿。

        昨天他还问过爸爸,方鸿这家伙作为自己的保镖怎么整天不务正业不见影儿,展鸿图回复他方鸿这段时间在学校忙一些重要的事情。

        “爸爸说的重要的事情就是这家伙要在学校泡妞?”

        那天晚上自己莫名其妙的握了他那个地方,吃了这么大的亏,这家伙这么久连句道歉解释都没有,光这样就算了,现在竟然还……

        当她看见方鸿跟他身边那个漂亮的女孩子十指紧扣的时候,气更是不打一处来,瞬间就要爆了。

        “你怎么在这里!”展舒词瞪大眼睛气鼓鼓的看着方鸿,颇有些捉奸当场质问的味道。

        “那你怎么在这里?”方鸿被她问的有些懵懵的,反问道。

        这女人怎么说变脸就变脸?简直莫名其妙,那天晚上也是的,明明是她自己往自己那儿坐的,时候非要怪自己占她便宜,简直不可理喻。

        方鸿心里嘟囔,那边展舒词瞪大了眼睛更气了。

        呦呵!你竟然还敢问我!

        展舒词自己都没有发觉,自己的气愤是因为代入了某种角色,没好的道:“我…我跟白姐来逛街的,要你管!”

        “逛街?”方鸿看了眼旁边的白冰,后者神色如常,脸色一如既往的冰冷,看不出任何情绪。

        方鸿冲她点点头,随后对展舒词道:“我也是来逛街的~”

        他看着展舒词,意思是我又没想管你,你这声质问是什么意思?

        “你……”展舒词一时语滞,不经意的一瞥就看见了韩冬月脚上那双Gucci!

        竟然拿着我开的工资给别的女人的买这么贵的东西!

        展舒词突然一下就炸了,指着方鸿道:“你…你别忘了是谁给你开的工资!”

        方鸿:“……”

        纳尼?这女人脑子是不是短路了?

        “工资是你开的不假,但我也办了我该办的事,所以钱怎么花是我的自由,别忘了,我是给你当保镖的,又不是你包养的男宠~”

        方鸿以开玩笑的语气说出这番话,可展舒词怎么受得了这个。雪白的小脸当即黑得跟碳一样,指着方鸿的鼻子噎得半天没说出话来。

        “你…!你…方鸿,你很好,给我等着!”

        好不容易挤出一句半句,这小妞说完转身就气呼呼的走了,看的方鸿一愣一愣的。

        怎么?你还打算让你的保镖揍我不成?

        摇了摇头,方鸿只当是展舒词在耍小姐威风,并没有察觉展舒词其实是打翻了醋坛子。毕竟当初自己开玩笑说她是自己老婆被这小妞嫌弃到不行。

        展舒词走了,白冰冲方鸿点了点头也跟了上去,刚才一直没有出声的韩冬月这才开口问道:“小方哥哥,刚刚这两位是?”

        “之前我不是跟你说过,我在兼职给人当保镖么?先走的那个就是雇主,后边这个是她的同事,不过说起来,这两人都是我不错的朋友?!狈胶杷档?。

        “朋友?”韩冬月扬起笑脸看着方鸿,明亮的大眼睛里闪过一丝警惕,就像是一个紧张自己心爱玩具被人夺走的孩子。

        方鸿笑笑:“还记得小时候那个上武当山被我师父说活不过十岁的女孩么?”

        “那不是舒词姐姐么?”

        “你竟然还记得?”方鸿有些惊讶。

        当年展鸿图带展舒词上武当求医,韩冬月小时候见过展舒词,但那时候他们才六七岁,刚刚记事,方鸿没想到韩冬月竟然还记得。

        “当然记得了,那个小姐姐那么可怜,而且小芳哥哥你好坏的,那时候还经常欺负人家来着!呀~!”韩冬月突然惊叫一声,看着方鸿惊奇道:“小方哥哥你是说刚才那个小姐姐就是舒词姐姐?”

        方鸿笑着点了点头。

        韩冬月捂着小嘴:“那她……”

        方鸿摇摇头,将食指放到嘴边冲韩冬月做了个嘘的手势。

        下山的第一天他就替展舒词把过脉,那小妞看着跟正常人没有任何区别,但实际上,她每多活一天,都是在与天争命。

        老道的药方,终究不是仙丹。

        …………

        “混蛋!方鸿这个大混蛋!我恨你我恨你我恨死你了!”

        一边走,展舒词还在咬牙切齿的跺脚。

        “白姐,你说方鸿他是不是混蛋?他怎么可以这样?”

        女人跟女人建立友情的方式其实很简单,吐槽同一个人就好了。

        但让展舒词意外的是,白冰愣了一下后竟然道:“方鸿,不算混蛋吧,他,挺好的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白姐,你……”听到这话,展舒词比刚才突然在商场见到方鸿还要震惊。

        在她的印象里,公司财务部长白冰从来对任何都男人不假辞色,可她竟然说方鸿-------挺好的?

        白冰并不在意展舒词怪异的目光,问道:“你有没有想过自己为什么会这么生气?”

        “对??!自己为什么这么生气呢?他不过就是个保镖而已,他跟别的女孩子手牵手,自己凭什么要生气?难道是为刚才那个女孩子不值?不值她喜欢上方鸿这样的混蛋?……”展舒词也愣了。

        就在她胡思乱想自欺欺人的时候,白冰看着她的眼睛一锤定音:“因为你喜欢他啊~”

        “我…白姐我没有!”展舒词猛地一颤,心里没来由的一慌,像是被人捅破那薄薄一层遮羞布,下意识的否认。但此时此刻,连她自己都觉得如此否认是何等苍白无力。

        而展舒词并没有发现,在白冰刚才说因为你喜欢他这句话时,目光清冷的白冰眼底也同时闪过一丝落寞。

        世间文字十数万,唯有情字最伤人……
  • 丰田新跑车GR Super Sport 搭载赛车发动机 2019-02-11
  • 乌鲁木齐市惠民举措催热文化消费 2019-02-11
  • 女友提分手小伙以死相逼 警察破门救助被划伤 2019-01-21
  • 身高没有达到标准就不能认证教师资格证吗? 2019-01-21
  • 没能过准丈母娘这关 问题竟出在发际线 2019-01-03